第498章 别在我面前发疯_小妻太娇,陆爷又在执行家法
笔趣阁 > 小妻太娇,陆爷又在执行家法 > 第498章 别在我面前发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8章 别在我面前发疯

  “不过,你做好准备吧,现在的林漫雪,一点也不稀罕你那几个臭钱了。”

  说完,陆晏辞懒得再搭理傅寒年,转身上了楼。

  一进门,就看到温宁歪在沙发上,小脸白得有些过分。

  看到他来,她坐了起来,皱眉道:“你不是在开会吗,怎么过来了?”

  陆晏辞走过去碰了碰她的额头,“不舒服吗?”

  林漫雪冷哼一声:“装什么装,还不是你的小青梅给她气的,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洛樱来过这里。”

  陆晏辞没理她,低声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才知道她约你的事,这种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温宁感觉有些疲惫,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她的事不值得耽误你开会,而且是那么重要的会议。”

  陆晏辞悬着的心回了一些,“她和你说了什么?”

  温宁轻声道:“回去再说,我有些累了,走吧。”

  陆晏辞抱起她,看了一眼林漫雪,“有一个老熟人找你。”

  林漫雪皱紧了眉头,“什么老熟人?”

  话没落音,傅寒年已经进来了。

  林漫雪如被雷劈,愣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

  傅寒年也死死的盯着她,那目光凌厉得,恨不得从她身上刮下一块肉来。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林漫雪,每走一步,林漫雪就往后退一步。

  不远的距离,就像隔了千山万水,即使离得这么近了,可他们还是觉得对方很远,远得像一个梦。

  终于,傅寒年走到了她面前,哑声叫了一声“林漫雪”。

  林漫雪这才回过神来,声音冰冷,“原来是傅总,我还以为是什么熟人。”

  傅寒年伸手想去抱她,却被林漫雪避开了,“傅总,请自重。”

  傅寒年抓住她的胳膊,“漫雪,我一直在找你,我不信你不知道我在找你!”

  林漫雪甩开他的手,冷笑:“傅总找我做什么,找我给你设计你和曲梦心的婚纱吗?可以啊,不过我价格高,只要傅总出得起价,我可以接。”

  傅寒年胸口有些起伏,显然在强压内心激烈的情感。

  三年了,马上三年了。

  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他恨不得把她吃进肚子里,这样就不会再肠牵肚挂,不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心痛难忍。

  过了一会儿,他才哑声道:“我和曲梦心没有订婚,更没有结婚。”

  林漫雪愣了一下,随即道:“这些和我无关,傅总不用和我汇报你的感情生活,我没有兴趣。”

  看着她熟悉又冷漠的脸,傅寒年心如刀绞,“漫雪,你一定要和我这样说话吗,你明知道我在找你,明知道我对你有感情,就不要说这些了。”

  林漫雪冷笑一声:“傅总,别,千万不要和我提感情,我这人玩不起,也不想玩,你还是找别人吧,别再来祸害我了,我现在过得很不错。”

  说完,推开傅寒年,拿了自己的包包就往外走。

  傅寒年盯着她笔直的背影,磨了磨牙。

  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还是这副臭脾气!

  他真想把她的脊梁骨给捏碎了,再把双.腿给敲断,这样她就哪也去不了。

  林漫雪刚走到门口,就被傅寒年带来的保镖拦下了,“林小姐,您不能走。”

  林漫雪双挑一眉,怒道:“凭什么?”

  保镖面无表情的道:“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林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

  林漫雪咬了咬牙,转向看着傅寒年:“你什么意思?”

  这个王八蛋,还想把国内那一招搬到这里来?

  真是疯了!

  傅寒年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我只是不想让你走而已,漫雪,你就不能乖一点,顺着我一点,这样也不至于闹得太难看!”

  这话让林漫雪直想抽他!

  她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寒声道:“傅寒年,这里不是国内,别以为你还能为所欲为,还有,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林漫雪,不要再把那一套用在我身上,我不吃那一套了!”

  她拿出手机,“你要么现在放我走,要么我马上报警!”

  傅寒年眼一眯,朝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上前,飞速的抽走了林漫雪的手机。

  林漫雪勃然大怒,转身一脚踢中保镖的裆部,“敢抢老娘的手机!”

  那保镖痛得差点没站稳,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扶住了门框。

  林漫雪又要去抢手机,保镖赶紧退到了其他人后面。

  林漫雪马上被新上来的保镖拦住了。

  她恶狠狠的盯了一眼刚才夺她手机的保镖,冷声道:“我记得你叫郑杰对吧,你惹到我了,老实告诉你,你最好庆幸我和傅寒年没有什么交集,不然,你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我这个人,特别记仇!”

  郑杰头皮一阵发麻,忙道:“林小姐,实在抱歉,我也是听命令行事,您别为难我!”

  林漫雪冷笑一声,“那你快完蛋了,等着天天受罪吧。”

  郑杰心里暗暗叫苦。

  他是长期跟在傅寒年身边的人,曾在林漫雪手中吃过不少亏。

  这个林小姐,看着清纯漂亮,但实际上打起人来不要命,他在她手上吃过榴梿壳子,被砖头砸过,被飞刀扔过,两三次都差点受伤。

  这次,只怕也在劫难逃。

  林漫雪瞪了他一会儿,转过身,看向傅寒年,“傅总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以前叫我滚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烦人。”

  傅寒年低声道:“漫雪,我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林漫雪冷笑道:“不能!”

  傅寒年握紧了拳头,语气里有一些讨好的意味,“看在我们小时候的情分上,好好和我谈一次,可以吗?”

  小时候的情分?

  林漫雪突然笑了,笑得很是讽刺,“是你自己说的,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情分可言,你不是说,我只是管家的女儿,是你家里的一条狗,不配和你谈小时候的情分吗?”

  “现在提小时候的情分,想和我好好谈谈,谈什么?”

  “傅总是想谈当初我跪下来求你借五十万,你不肯,让人把蛋糕摔在我身上,还是谈你的小青梅找人侮辱我,你却说那是我自己演的戏?”

  她每说一句话,傅寒年脸色就白上一分。

  最后,他忍不住道:“别说了!”

  林漫雪冷笑:“你不是想谈吗,我们之间,只有这些可以谈了,别的什么也不剩下了。”

  傅寒年抓住她的手,声音有些颤抖,“漫雪,以前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我当时被气昏了头,也没有看清自己的心,我现在知道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

  林漫雪甩开他的手,冷冷的道:“什么机会?我妈快要死的时候,你给过她活下来的机会吗?你不信我的话,不信她要死了,把药扣着不让我拿,那时候,你给过她活下来的机会吗?”

  她盯着他,一字一字的道:“就算我们是你家的佣人,拿了你家的工资,可我妈也伺候了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真的太狠了,傅寒年,别和我提以前的事,更别提当年的情分!你不配!”

  “你当年给我的那块蛋糕,的确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糕,我以为是你留给我的,却不知道,那蛋糕是别人不要,你正要扔的。”

  “如果我知道那是你要扔的东西,打死我也不会吃!”

  “傅寒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给对方留点体面吧!”

  字字句句,都是对傅寒年的声讨。

  傅寒年颤抖着,握住林漫雪的手,“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你打我吧,漫雪,你随便打,我不还手的。”

  林漫雪看着他英俊得无可挑剔的脸,勾了勾唇,“这可是你说的。”

  说着,抬手就是两耳光,傅寒年英俊的脸上立马起了两个手掌印。

  他摸了摸了脸,低声道:“现在解气了吗?”

  林漫雪冷笑一声,“解什么气?”

  傅寒年道:“如果还是不解气,我给你道歉。”

  林漫雪道:“好啊,那你道歉,你确实欠我一个道歉。”

  傅寒年眼中闪过狂喜,“漫雪,你接受我的道歉,是不是就意味着你能原谅我?”

  林漫雪一下笑了,笑得无比讽刺,“谁告诉你,接受道歉就要原谅你?”

  她话锋一转,语气冰冷,“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傅寒年,你才是该下地狱的那个人!”

  傅寒年眼中浮上深深的痛苦,低低的道:“可是,漫雪,我不想放手,我不会放手的,你只能和我在一起,所以,你不原谅我的话,以后会很痛苦。”

  林漫雪嗤笑一声,“傅寒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有病就去治,别在我面前发疯,我不吃你那一套,我只能是你的?你是天王老子啊?我想和谁在一起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林漫雪手机的音乐声。

  是特设的音乐!

  林漫雪脸色一变,走过去:“手机给我,我要接电话!”

  郑杰犹豫了一下,看向傅寒年。

  傅寒年也上前,接过郑杰手中的手机。

  正当他想把手机递给林漫雪的时候,一眼就瞥到了手机上的来电名字。

  宝贝!

  林漫雪给对方标注的名字是:宝贝!

  曾经浓情蜜意时,她给自己备注的名字也是宝贝。

  现在,她把这个名字给了别人?

  他心里一阵剧痛,妒忌和愤怒撕碎了他的最后一点理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22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22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