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回国_沉沦
笔趣阁 > 沉沦 > 22.回国
字体:      护眼 关灯

22.回国

  办公室里一片详静,杨晓晓想得出神,有人进来了也不知道。

  “怎么?没有我在的三年里也没有很寂寞?“女人的声音很熟悉。

  “三年不见演技见长啊!“杨晓晓用手挡着光线,也不去看她。

  “不长点儿,怎么配得上你呢?“女人来到了杨晓晓身边,伸手抚摸着他的肩膀。

  “金小涵,我记得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的手好像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女人的手已经移到了杨晓晓胸前,顿了顿。

  “难道你不喜欢了吗?在顾心寒身边呆久了口味都变了?“金小涵仍旧肆无忌惮地轻柔着。杨晓晓听到顾心寒这个名字就一阵心痛,“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

  “怎么没有资格,她是我朋友。“金小涵继续挑逗着,杨晓晓却丝毫没有反应。

  “你有当她是你朋友吗?别跟我说你骗她出去没有为了自己的私欲,陈沉羽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杨晓晓一把甩开了金小涵的手。金小涵被震慑住了。

  “顾心寒她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样不惜一切待她。“

  “她比你好上千倍,至少她不需要用手段,就能套牢我。“杨晓晓转过了脸去,随手拿起一份文件看着,“我很忙,你可以走了。“

  金小涵气得跺脚,“你不是不想要让她知道我曾经是你的女朋友吗我现在立马就去告诉她,你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当初就因为认定了我跟陈沉羽是一对,才错过了他,我还真想知道当她知道我是你前任的时候会是什么举动!“金小涵瞪大了双眸,眼里闪烁着一股狠意,“我还要让她知道你是怎么疼爱我的,我要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让她回到你的身边。“说完转身想要离开,却被杨晓晓反身禁锢在了办公桌上,眼里充满唳气,“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金小涵也狠狠地瞪回去。

  “开价吧。“杨晓晓又放开了金小涵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打支票单。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金小涵挽上了杨晓晓的手臂,楚楚可怜起来。

  “也对,拥有我才可以拥有更多,但你永远也轮不到。“杨晓晓放下了笔,轻描淡写地说着,“看在我是你第一个男人的份上,才跟你废话那么多,再不说的话,我让你失去更多!“

  金小涵被吓得一愣一愣地,杨晓晓的眼神幽幽地可怕。金小涵以神速跑开,丢下一句,“你会后悔的。“

  后悔?不会再有什么事情比他伤害了顾心寒更后悔。杨晓晓坐在转椅上,再一次看向了窗外,阳光明媚,他以后的人生还会这么明媚吗?

  “待会临时开会,以后的行程都往后推。“杨晓晓拨了办公桌上的座机。

  “好的,老板。“四个字,这般谄媚。

  会中

  “如果有人不想再呆在我身边的话随时可以走,今天的事情我并不想深究,吞并陈沉羽公司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不待回答,杨晓晓就离开了。

  15分钟后,杨晓晓已经在他的私人飞机上了。

  一大清早的,顾心寒早早地起床了,跑去附近的星巴克面试,以她流利的口语和高强的记忆力成功通过了面试,而且可以立马上班,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突然缺了一个人,还是要看表现的。

  顾心寒正学着做客户常点的卡布奇诺学过,手艺活儿对顾心寒来说都是小case,她信心满满地操作着,一切都是那么顺利,像是暴风雨的前夜。

  “waiter。“顾心寒条件反射般噌噌噌跑了过去,还要做给那个店长看呢,这个看似和颜悦色实则难应付的店长。顾心寒抬头看见客人的背影,很是熟悉,越走越慢,刚想转身跑走,就被拉住了。

  “怎么?那么快就换口味了吗?不喝茶,改喝咖啡了吗?”杨晓晓冰冷的声音响起。

  顾心寒知道自己甩不开也并没有想要甩开的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我想知道。”杨晓晓稍稍使劲就把顾心寒拽到了怀里,“玩够了,也该回去了。”

  “我不要回去,陈沉羽在哪我就在哪,你伤他多少分,我就离你多远。”顾心寒扭动着身体,想要抗拒杨晓晓的圈紧,右手一不小心磕到了他腰间的硬物,有些生疼。

  “是什么东西啦?“顾心寒伸出嫩白纤细的小手,泡了一早上的咖啡和清洗杯具,变得好容易受伤,稍微磕一下便红了一大片。

  好似很久没有听到顾心寒娇气的声音了,杨晓晓愣了一会儿,抚上顾心寒红了一片的手,顾心寒推了推杨晓晓,目光移向他的腰间,却看见那只被他风衣遮挡的抢,那支刻着顾字的枪。

  “你把它带来做什么?“顾心寒看着杨晓晓眼睛都不敢眨,十分惊恐。

  “你觉得呢?“杨晓晓给顾心寒的小手吹着气,让她少点儿疼痛,顾心寒却心跳加速,害怕地有些哆嗦,这不会是要上演赵寅成巴厘岛恋人的情节吧,幸好没有在床上,那样好像捉奸在床,不喜欢。

  “好吧,我愿意和他同生共死。”顾心寒直接闭上了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杨晓晓心痛又心酸,凑到顾心寒面前,亲吻了一口,“对于你,我更想用另一把抢。”坏笑了起来。

  顾心寒脸烫得直到了耳根,用力一推,“混蛋。”转身逃开了,旁边却陆续传来掌声。顾心寒无语,在那些开放的外国人眼里,肯定是觉得他们是在打情骂俏。

  “tingintheworktime.”店长给了顾心寒一个白眼。

  (顾小姐,请不要在上班时间约会。

  顾心寒也不辩解什么,泡了杯卡布奇诺。

  “你还知道我喜欢的是卡布奇诺?“杨晓晓有些欣喜。

  “原来你的口味和大众口味一样,我只是刚好在学这款,谁让它是爆款呢。“接着又说,

  “喝完这杯就走吧,我不想失去我的工作。还有。。。“顾心寒不好意思说出来,

  “还有什么?“杨晓晓还有些期待她的话

  ”我要。。。那个。。。小费。多一点。“顾心寒摆弄着手指。

  杨晓晓眯了小口咖啡,看着杯上的图样,它出自顾心寒的手。

  顾心寒见杨晓晓没有反应,又说“我老板一幅视钱如命的样子,总得给些好处,才能保住我的职位,可我又没钱,谁让你这样过来闹。“顾心寒有些生气,也很久没看顾心寒闹脾气了。

  “你喜欢星巴克,回国我就给你开一间,你当店长,怎么样?“杨晓晓认真地看着顾心寒。顾心寒心里不是不感动的,只是真的不想回去,和他的一切算什么?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不给就算了。“转身走了,杨晓晓也没有拉住他。

  杨晓晓反复要了很多杯,各种贵的来了一杯,一旁的店长直偷笑,看着顾心寒却愈发的讨厌,应该恨不得自己是他女朋友吧。

  直到顾心寒下班,杨晓晓还处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品着咖啡,意料之中,陈沉羽来接顾心寒了,顾心寒瞧也没瞧一眼杨晓晓,被陈沉羽拉着走了,杨晓晓的指尖泛白,跟在了他们身后,对于杨晓晓腰间的那把枪,顾心寒还是有所顾忌的,回头看了看杨晓晓就对陈沉羽说:“我要你背我。“这样就算开枪了,死的也是她。

  陈沉羽将顾心寒的手往自己脖子上放,蹲下了身,“很累吗?要不咱不干了,你就乖乖呆在家里当少奶奶吧。“

  “才不呢,像个保姆一样的,你家缺保姆吗?“顾心寒憋憋嘴。

  忽的看见杨晓晓在他们前面了,顾心寒立马从陈沉羽的背上跳下来,转到他前面勾住他的脖子,对上陈沉羽的眼神,立马羞红了脸。

  “你今天怎么了?那么热情?“惹得陈沉羽快活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怎么?不喜欢吗?“顾心寒不想他们两个正面冲突,只好打着马虎眼。

  “喜欢,喜欢,还能更进一步吗?“陈沉羽也环上了顾心寒的腰

  真的是得寸进尺,顾心寒恨不得把那双手给砍了。可是没有办法,偷偷往回看了看,杨晓晓又不见了,这才舒了口气。

  “怎么了?”陈沉羽有些莫名。

  “没什么,只是他们看着我们,不好意思。”顾心寒拍掉了陈沉羽的手。

  “那回家继续啊。”陈沉羽又拉上了顾心寒,加快了脚步。

  “继续什么啊,你个BT。”顾心寒想抽回手,却无力。

  陈沉羽现在心情可好了,顾心寒看了看他觉得无奈,是否这辈子要像小时候那样珍惜他,可是杨晓晓的出现又算什么呢?命运的作弄吗?也是,她顾心寒何时没有被命运所作弄。

  一个杨晓晓,心酸了她的执着,模糊了她的想望,迷茫了她的路途,而这一切即使她竭尽全力想要改变,却无能为力,这又是谁的过错,是你是我还是他?其实都只是命运的代名词,只是被这世界玩弄的产物。

  “在想什么呢?“顾心寒想得入神,被陈沉羽打断。

  “在想你啊,是不是很开心?“顾心寒冲他笑了笑,随即就是一白眼。”管你屁事儿。“

  转过了脸,却被陈沉羽硬掰了过来,在顾心寒的嘴巴上狠狠咬了一口,“以后你嘴巴说一句不讨喜的话,我就咬你一口。“

  “你变态啊!“接着又是一口。顾心寒只好紧闭牙关,抿着唇

  远处的杨晓晓紧握着枪柄,却没办法拿出来,一念之差,顾心寒将会离他更远吧,在地上还能有机会,地下呢?他能跟阎罗王争夺吗?这世界上也只有顾心寒能让干净利落的杨晓晓手足无措,无计可施。

  “顾心寒,有短信。“那只会说话的猫的声音,而且还是杨晓晓录的。

  顾心寒点开手机看了看,“想要见妈妈就给我回家。“

  顾心寒错愕地抬头寻找杨晓晓的身影,却怎么也捕捉不到,顾心寒立马发了回去,“我跟你回国。“

  即刻杨晓晓也发了回来,“我在你的旅馆。“

  顾心寒加快了脚步,晕死,杨晓晓的那是什么腿,这么快!陈沉羽看着顾心寒急切的表情,“你怎么了?迫不及待想上我了?“

  “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我要回国。“顾心寒开始小跑起来。

  陈沉羽追了上来,也有些着急起来,“怎么了。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

  “不关你的事儿,我只是有太多放不下。“顾心寒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陈沉羽,“对不起,我希望你幸福,但你的幸福我给不起,对不起。”顾心寒简直想要泪奔,可是现在还不是决堤的时候,也许呆在杨晓晓身边,一切悲剧都不会再上演了,包括陈沉羽的人生,也不会因为她而跌宕起伏,可是她为什么想不到,陈沉羽因为有她,而爱上这种动魄的生活。

  陈沉羽看着顾心寒奔去的身影,心里翻出了绝望,他真的要放手了吗?

  陈沉羽只跟到旅馆门口,却看见杨晓晓正站在大厅里,牵起顾心寒的手就走了,而顾心寒十分顺从地跟着走了,连头也没有回,哪怕只有一次。

  什么都没有依他所料的那样,难道真的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吗?陈沉羽靠在大厅的圆柱上,交叉着双腿,无计可施。

  两个男人,败给了一个女人,而输得最彻底的却是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22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22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